集運 > 關注民生

砍頭不要緊 只要主義真——昆嵛山紅軍游擊隊隊員劉福考

2021-01-05 編輯: 宋倩

 

     畫像上是一張年輕英俊的臉龐。他是一個土生土長的農村娃,如果不是那場血雨腥風,也許他更加戰功赫赫,也許他現在正享受着兒孫滿堂、頤養天年的幸福,然而為了勞苦大眾翻身解放,他被殘暴的敵人砍頭示眾,獻出了年僅21歲的生命。他,就是血灑昆嵛山的紅軍游擊隊隊員劉福考。

      

劉福考(畫像)

      劉福考,原名劉振海,1915 年出生于山東省文登縣閻家泊子村。昆嵛山腳下的這個村子,土地革命時期是紅軍游擊隊最活躍的地方。父親劉明達是文登早期中共黨員,劉福考幼時即深受父親的革命影響。1935年1月,劉福考加入中國共產黨,同年底,參加了膠東特委領導的“一一·四”暴動。起義失敗後,他隨同於得水、王亮等領導的昆嵛山紅軍游擊隊出生入死地打游擊、殺敵人。

      

昆嵛山紅軍游擊隊隊員

      1936年7月31日夜,劉福考帶領游擊隊員,夜襲了國民黨汪疃偽區隊汪德全的老巢,為民除了害。是夜,他們準備再發動一場襲擊。”在進軍中遭敵伏擊,腰部中彈負傷。在掩護遊擊小分隊突圍時,他又連中兩彈,腸子流了出來,他仍繼續戰鬥,打完最後一顆子彈。

      為了不當俘虜,槍不落在敵人手裏,他一手捂住流出腸子的傷口,另一隻手用力扒土埋藏槍支,然後拖着重傷的身軀,趁着夜黑向姜家泊子村邊的一所孤房爬去。劉福考挨近門口用力叫着,屋裏早被槍聲驚醒的王大爺聽到門外的動靜,便打開門,低頭細看門前躺着的血人,馬上明白了是怎麼回事,很快找來兩個年輕人把劉福考送回家。

      

昆嵛山紅軍游擊隊活動區域圖

      劉福考回到家,天還沒有亮。他知道情況緊急,就強打精神斷斷續續向父親講了經過,最後央求道:“爹,敵人一定要搜查的,反正我是活不了的,寧死我也不願做俘虜,你快用繩子勒死我吧!我死後,你把槍支挖出來交給王亮……”劉明達見到血肉模糊的兒子早已心肝俱碎,聽到兒子這意外的要求全身都顫抖了。劉明達老人不忍心處死兒子,他又再三請求説:“快!快!敵人就要來搜查了!”這時老人聽到敵人搜查聲,迅速將兒子背到玉米地裏藏起來。

      不一會兒,敵人就撲進閻家泊子村,漫山遍野搜查。聽説敵人湧進了玉米地,劉明達老人捶胸頓足,懊悔沒聽兒子的話。匪兵前腳剛離開那塊地,他後腳就奔了過去。一看,兒子果然不見了,老人在地裏轉悠尋找,忽然,聽到有一絲呻吟聲,好像從地邊的井下傳來,急忙走過去,朝井下一看,竟然是兒子在不深的井底依着,此刻,敵人仍在搜查。劉明達找了根繩子把兒子從井裏拔了上來,背到草木茂盛的祖塋地。這時奄奄一息的劉福考再次示意父親趕快動手。劉明達雖然明白兒子確實活不成了,但怎麼也無法下手。他咬碎嘴脣,為兒子栓好繩子,揪心含淚離開了塋地。敵人找到了自縊的劉福考,竟殘酷地將他的頭割下來,掛到汪疃集懸首“示眾”。

      劉福考犧牲了,留給妻子王淑貞的是兩歲的女兒和腹中八個月大的胎兒,這個沉重的打擊改變了王淑貞的一生。王淑貞如今已經106歲了,老人説起丈夫犧牲的那一年,她只有22歲,丈夫的死激起了自己報仇的想法,懷着對敵人的仇恨和對美好生活的希望,王淑貞接過丈夫的使命。1939年10月11日,經組織批准,祕密加入中國共產黨。説着老人便從櫃子中取出了一個小包裹,打開後看到的是一張保存了80年的非常完整的入黨申請書,上面的時間還可以清晰地看到是1939年。老人説當時她之所以填寫這份入黨申請書只有兩個簡單的想法,一是想要為丈夫報仇,二就是想要過上幸福的生活。老人家將一生獻給了革命事業,在戰爭年代她是巾幗不讓鬚眉的英勇鬥士,在和平年代她是服務於基層的共產黨人,老人家用她一生的奉獻詮釋了一位共產黨員的不忘初心與使命擔當。

 

王淑貞

      王淑貞入黨登記表

      昆嵛山紅軍游擊隊裏,有許多像劉福考一樣不怕流血、不怕犧牲的戰士,他們捨生忘死、浴血奮戰在這片紅色的土地上,也有太多像王淑貞老人一樣的、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人民的共產黨員。他們喚起了民族的覺醒,換來了革命的勝利。(來源:中共威海市委黨史研究院)